在新中国的曙光中诞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在新中国的曙光中诞生

幼苗

文章来源:大连市少年宫 作者:大连市少年宫 发布时间:2015-07-12

      当“别了,司徒雷登”成为最后的告别语,彻底结束了列强左右中国命运的时候,中国人才第一次在独立自主的意识下开始了强国的思索。
      由于苏联卫国战争的胜利和苏军出兵东北,广大的中国人民清楚地认识了我国的友好邻邦,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苏维埃政权,在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的同时正全方位地开创着她的各项事业。它夺目的光彩,照亮了前行者的路。于是大批仁人志士在中国共产党的引导和组织下前往苏联,去了解那里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方面的情况。在大连,一批访苏观感和儿童工作的译文也陆续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刊出。
      1949年4月4日,《旅大人民日报》上刊出译文《莫斯科儿童宫》,菲尔索夫在文章中比较详细地介绍了莫斯科儿童它活动的内容与活动对儿童发展的作用。“儿童宫中,在有经验教师们领导下,儿童研究着从学校里学到的知识,发展自己在科学和艺术方面的天才……”。
      早在1923年,莫斯科市将一座原来是大资本家的宫殿式建筑给了少年儿童,命名为儿童宫,这就是用官来称呼少年儿童校外教育专门机构的由来。其后苏联的许多大城市也相继建立了儿童宫或少年宫。在后来的几十年里,苏联狠抓普通教育和校外教育,使新的一代打下了牢固的知识基础,同时又通过普及科技和艺术教育,培养少数特长儿童,结果使整个一代人的素质极大提高。当1957年苏联首先成功地把人造地球卫星送上太空之后,西方教育界不得不承认这是由于苏联的普通教育质量高和少年宫等校外教育机构培养特长儿童有成效的结果。
      苏联的教育经验曾在我国建国后的一段时期,为我国学习和借鉴。大连作为苏军军事管制的地区。除有大量的苏联驻军外,还有大量的随军家属,并开办了多所苏联学校。使旅大地区有条件更多地了解和借鉴苏联的办学经验。自1947年起,旅大地区就通过《文教通讯》(《关东日报》副刊,1948年2月,改为单独发行的期刊,1951年停刊。)和苏军主办的《实话报》较系统地介绍了苏联教育理论和经验。出现了在教学上学习苏联经验的典型旅顺中学。除正规的学校教育向苏学习外,全民性的教育乃至少年儿童课本之外,学校外的教育都在学习和模仿着苏联的模式。
      1948年,大连市政府鉴于全面关怀少年儿童成长和适应“社会主义大家庭”国家,特别是全面学习苏联教育经验及文化交流的需要,拟在大连市成立少年儿童的校外教育机构,归属教育局领导。
      综合当时条件,地址选在交通便利、风景优美的鲁迅公园。利用已经开始运作的鲁迅公园图书室为阵地依托,在保留图书内阅外借的基本功能外,增设展览室、小礼堂、科学技术室、娱乐室、学习室以及后来的流动图书室等,免费供孩子们学习,游玩和娱乐,(鲁迅公园图书室是 1948年3月从苏军手中接管过来的原日伪时期的小村侯图书馆而改造开办的。其建筑包括鲁迅公园东南角的一座二层小楼和西南角一座二层小楼,总面积1092平方米。)并把这一机构命名为大连儿童文化馆。为何在全面向苏学习的情况下,把校外教育机构命名为儿童文化馆而不是儿童官或少年宫,知情人士的回答不无道理。49年初,东北地区及大连市党政领导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建立作为向苏学习的成果之一的文化馆站网络,以便推动群众性文化娱乐活动的普及与发展,除了市级中心文化馆外,各县区及大型企业、事业单位均相应建立各系统的馆站,如教育系统就有教师文化馆,少年儿童方面即称为儿童文化馆,它是大连市文化馆站网络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这就是今日大连市少年宫当初称儿童文化馆的原由。
      1948年冬,当时任教育局长的卢正义和副局长韩树英同志,力荐在教育局小学教育科工作的林基洲同志,着手儿童文化馆的创建工作。林基洲和另外两名同志冒雪赴任,他们摸清了设施、建筑等情况后,及时向教育局提出了具体的工作方案。林基洲同志还将自己于48年创刊的《新少年》报的工作,带至儿童文化馆,并作为儿童文化馆对外宣传和指导少年儿童开展课外活动的材料,内容很好,深受老师和孩子们的喜爱。
      到49年3月,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旅大地区正式公开,儿童文化馆的创建及其它工作也基本就绪,并开展了相关的活动。49年3月28日,《大连日报》原文载:“儿童文化馆设于鲁迅公园图书室,设备大部就绪,4月4日将正式开馆。”竖直悬挂在大门旁的长方形牌匾“大连儿童文化馆”,紫底绿字,由时任大连市副市长的毛达恂亲笔挥就。以“食”字为偏旁的“馆”字,寓这里给孩子们的将是精神食粮。
      今天,当我们试图努力搜寻1949年儿童文化馆开馆的盛况时,因少年宫历史资料已在文革中付之一炬,第一任馆长林基洲同志也离我们而去,几位老同志残存的记忆已失去了那激动人心的场面,但我们还是欣喜地从当年《旅大人民日报》上查找到了有关的记载。
      1949年4月 4日,《旅大人民日报》刊载了著名作家丁玲随团访苏后满怀深情写下的《儿童之宫》。在通篇近三千字的描述中,作家对苏联儿童宫的资金、管理、学员对象、活动内容及方式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字里行间,饱含深情,不无羡慕,也饱含着对新中国的无限撞憬和希望。散记的结尾处这样写到:“我压制不住我心里的跳动,我的眼睛常常为他们发光的青春而温润,和想到中国儿童的将来而振奋。中国的解放战争很快就将全面胜利,新中国即将实现,消灭了万古之封建、与美帝国主义法西斯,新中国的儿童也将同按苏联的儿童,永远生活在天堂里……”。
      同日,《旅大人民日报》还刊登了林基洲馆长一篇约500字的介绍性文章《大连儿童文化馆》,对儿童文化馆的性质、活动内容等做了较详细的介绍。从中可以看到在新中国即将成立之际,作家期望的“新中国的儿童也将同於苏联儿童,永远生活在天堂里”,已为期不远了。
      1949年4月 4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正是这一天,一种新型的教育机构——校外教育机构,在中国,在美丽的大连诞生了,它将永远载入中国教育史册。
      在这以后的半个世纪里,校外教育机构在党的阳光雨露滋润下,如雨后春笋,不断发展壮大,并深深地影响和启蒙了一批又一批少年儿童,并在这爱的乐园里茁壮成长。

电话:0411-88852000 传真:84642830 E-mail:dlsng@126.com 版权所有:大连市少年宫 辽ICP08004115号-1